紫色蒲公英-晓筱

有笃少女:

ok了
来一宣
麻烦大家点点小蓝手推荐一下

想买再点小红心!!!!!

想买再点小红心!!!!!

想买再点小红心!!!!!
(想买不是一定要买,只是可能会买,不要方尽管点✨)

热度超150就开始做
sj两人的,2,3p是同一个店家做的其他明星娃娃
质量有保证!打版可贵了!

应该赶不上ao,所以这次是通贩!

可以拆卖但是两个一起带回家便宜点啊!
何况以后我还要做另外三个人的,五个人整整齐齐才是岚啊!
等打样到我手上我会360°无死角拍摄给大家看,然后定金尾款制

现在说价钱多少有点早!总之希望大家多推荐一下这篇!买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!~~~~

本子其实周一就到了!在学校没时间回家拆,周五回家之后马上就去拆封了!包装超级严实!火漆超好看,信封好香呀w 虽然我努力保持了火漆印章的完整,但是信封被弄破了T^T 晚上灯光不太好,努力拍了一下。给作者画手比心!❤❤❤❤❤表白完我要去看本子啦
@今天的篱笆也在吃土 

【末子】邻家的哥哥

行長大人:

自己给自己推,这是我子博


第一次写磁以外的CP


M&N:



短篇一发完




可能ooc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正文








  「我回来了!」








  开关点亮了一室的昏暗,纱质的窗帘被夜风带动,翩然起舞。一旁的盆景像是捧场的观众,热烈地挥舞着绿油油的应援扇。








  要说大学和高中的最主要区别,除了宽松自由的管理方式外,自然少不了令人应接不暇的人际交往。








  频繁的社团活动,三天两头的聚会,半强制参加的大大小小的联谊……松本润每天过着脚不沾地的霸道总裁般的生活,每当回到单身公寓,打开灯看见空荡荡的家,却变成了一个揣着少女心的寂寞男孩——








  如果有人能和我说一句「欢迎回来」就好了。








  今天被高中损友小栗旬拖去的联谊里,他第一次与一个女生交换了line。小栗旬先是诧异了一阵,继而调笑他终于看开了不再守着那个遥不可及的目标,唠唠叨叨了一篇上万字的恋爱观,却在看清那个女生的脸后,蓦地住了口。








  那女生长着一双漂亮的蜜色眸子,猫唇,下巴边上有一颗痣。








  松本润的初恋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向恋爱,并且至今仍在持续着。








  他喜欢邻居家比他大两个月的哥哥,那个长着一双漂亮的蜜色眸子,猫唇,下巴边上有一颗痣的哥哥。








  状似拆房子的砸门声把他从徒生的自顾自怜里拽了回来,他走至玄关,从猫眼里往外看,却与一只蓝精灵对上视线。二维的蓝精灵与他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觑了几秒,他摇摇头,无奈了开了门。








  「J,你家有没有多余的灯泡?我浴室的灯泡坏了。」








  小尖嗓边说边趿拉着拖鞋,一点跟主人客气的意思也没有,径自走进了屋里,把自己甩在了沙发上。








  松本拿他没有办法,只好认命地从储物柜里找了个新买的灯泡,回过头一看,才发现那人竟然没穿裤子。








  噢,这话说得有歧义,只是没穿外裤而已,内裤还是有的。








  那人大喇喇地盘腿坐着,一双没什么腿毛的细腿就这么露在了腿控达人松本润眼里。这件蓝精灵T恤又是刚好合身的尺码,松本只瞥了一眼,便觉得嗓子有点烧。








  他故作淡定,把灯泡放在茶几上,「怎么又不好好穿衣服?你难道就这样光着双腿走来的?」








  二宫和也撇撇嘴,并没觉得有何不妥,「有什么关系嘛,反正你家就在我家隔壁,我走过来也没有两米的距离,根本就没人看到。」








  松本被他气得笑出来了,「我不是人?」








  「你不一样,」二宫没看到松本那一瞬间变化的表情,他自顾自地接道,「你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,这都看了多少年了……」








  二宫打开了话匣子就停不下来,他喋喋不休地说小时候松本是个爱哭鬼,还黏人得很,整天拉着他衣角说长大后要嫁给他;也不晓得这中间是发生了什么,突然从柔软可捏的小包子变成了狂拽酷炫的叛逆少年——叛逆期还挺长。








  松本看着二宫不断开合的唇,那人的唇形是W型的,像漫画里的人物一样;嘴角微微往上翘着,无论什么时候看都像是在笑着。或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,脸上像扑了一层腮红,粉粉的,是三月樱花的颜色。








  下巴上的痣随着他说话一抖一抖的,一滴水珠划过,挂在下颌上要落不落,暖色灯光打在那上头,像镶了一颗钻。








  第二颗水滴沿着相同的路线滚落,两者融在了一起,坠在了浅蓝色的布料上,开出一朵深蓝的小花。








  他这才留意到,二宫又没有擦干头发就过来了。








  一言不发地从浴室里找出吹风机,他熟练地给对方吹干头发。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感觉到一直压在心口的差距消弭殆尽。








  明明只相差两个月,「哥哥」与「弟弟」这称呼却如影随形地压了他将近二十年。像过家家一样当了对假兄弟,偏偏哥哥对弟弟的兄弟之情却真得不能再真,不掺一点杂质。








  他单纯地把他当作弟弟疼爱,他却不想单纯地当他的弟弟。








  二宫不知何时闭了嘴,客厅又恢复了他到来前的宁静,只有吹风机运作的声音一刻不停,像个聒噪的跳梁小丑。








  白皙纤长的双腿缠在腰间,濡湿的内裤半挂在脚踝。最爱的蓝精灵T恤被搅和得乱七八糟,混合了各种体液,被卷至胸口以上,露出一大片布满斑驳的胸膛。








  二宫双手攀在他肩膀,眼角微红,哭着喊着求他慢一点。他却腾起了施虐的快感,在那令他销魂的地方狠狠冲撞。








  松本睁开双眼,窗帘微动,他感觉到清晨的风携着一丝凉意拂过,却吹不走那股情欲的味道。








  他翻了个身,把脸埋在了枕头,浓浓的罪恶感逼得他快要窒息。要是被二宫知道,肯定会觉得他很恶心吧?








  他一方面清楚地知道要把这份背德的感情埋在心底,让它不见天日,让它慢慢腐烂;一方面又自暴自弃地想将其曝露在二宫面前,让二宫看清楚真实的他是多么丑陋——你瞧,我就是这样子的人,我每天都在肖想你,想玷污你,我坏到了极致,你还会把我当弟弟吗?








  他侥幸地想着,二宫这么疼他,或许会纵容他的放肆。








  世间上的感情有千千万万种,当你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,再多的溺爱也成了毒药。你种下了罂粟只为观赏,我却拿它的果实当作了救命解药。








  这份感情不知从何时开始,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变成了无法割舍的情况。








  松本发育得晚,小时候常常被人欺负,每当这时二宫都会挺身而出,把欺负他的人赶跑。








  六岁的二宫和也刚刚到了换牙的时期,他咧嘴笑着,露出缺了门牙的一排牙齿,给漏着风地给同样六岁的松本润许诺道:








  「我会保护你,不让任何人欺负你!」








  那时的二宫长得虽然比松本高,却很瘦弱,为了实现这个诺言,他甚至专门去学习了空手道。








  随着他拿到了黑带,得到了全市空手道比赛少年组优胜,到后来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,松本也从那个任人欺负的软柿子长成了比他还高的少年。








  再后来,二宫就不再说要保护松本这样中二病的话了。这份保护逐渐地转化成了溺爱,把松本宠得无法无天。








  社团的二次会里,松本与小栗旬逃到了KTV的吸烟区,避开了那群喝高了到处灌酒的人——他们还没成年,不能喝酒。








  小栗旬吐出一圈圈白烟,烟雾里的他有点不真切,带着半分少有的严肃,「你和成美怎么了?交换了line又不联系,成美她都找到我这里了。」








  成美是上次联谊时和松本交换了line的女生,原本他的确打算试着和成美交往,但那晚二宫来了他家,他便又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






  「我不想让她当替代品,这对她很不公平。」








  「你还没放弃你那长达十九年的单恋啊?」小栗旬吸了口烟,又缓缓吐出,「干脆直接跟他表白吧?不然可能就被人抢走了哦。」








  松本敏锐地从对方的话里捕捉到了什么,倏地抬头,问道: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知道什么?」








  小栗旬顿了顿,惊讶道:「他难道没告诉你吗?他最近交了女朋友。」








  突如其来的消息将他钉在了原地,大脑停止了思考,只单调地一味重复:








  他最近交了女朋友。








  他最近交了女朋友。








  他最近交了女朋友……








  他……不要我了。








  当天晚上,他给自己灌了很多酒,他第一次知道,原来酒是这么苦的,滑过食道,浇出一条血淋淋火辣辣的路。他不懂,为什么人们那么喜欢喝酒?








  是因为一醉解千愁吗?








  可是他只觉得很痛苦。








  后来是二宫把他接回家的,他在玄关没出息地抱着二宫哭了很久,把二宫为了接他而换上的外出服弄得皱巴巴的。








  「Kazu,不要离开我好吗?」他断断续续地说道。








  二宫顺着他的背,哄道:「笨蛋,谁说要离开你了?」








  「也不要交女朋友。」








  「……你是老妈子吗?连这都管。」








  「答应我。」








  「……」








  「呐,你和她,做到哪步了?到本垒了吗?」








  二宫翻了个白眼,「才刚开始交往,哪有这么快。」








  松本稍稍拉开两人距离,望进二宫眼睛,「你还是处男吧?知道该怎么做吗?」








  二宫被这莫名其妙的对话弄得有些生气,语气不免带了几分强硬,「少看不起人了!你以为这都是拜谁所赐?要不是你每次都来捣乱,我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也上不了本垒!」








  「对,都是因为我。」松本半眯着眼睛,酒精让他大胆了不少,「所以我要负起责任,我来教你吧。」








  说罢,他便捧起二宫的脸,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。








  二宫的唇很软,凉凉的像布丁一样,他忍不住嘬了一下,又轻轻地咬着,用牙齿去磨那较为丰满的下嘴唇。








  二宫惊呼了一声,他舌头却趁这机会溜进二宫口腔。








  舌尖传来强烈的刺痛感,他被二宫推开,后背撞在了墙壁上,可无论是舌头的刺痛还是背部的钝痛,都比不过胸口那撕裂般的痛感。








  他看到二宫惶恐地盯着他,像是即将被猎人处刑的动物。没等二宫开口,他便飞快地逃离了这个令人压抑的空间。








  这个有二宫和也的空间。








  松本在小栗旬家住了一个星期,直到不得不回去拿回准备已久的课题资料,他才特地选了二宫要出门打工的时间回家。








  才一个星期没回来,开门的时候,他竟觉得这个家很陌生。








  玄关门还敞着,他确信二宫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,不舍得请假旷工,便肆无忌惮地想着脱好了鞋子才关门。








  这时,开锁的声音突然响起,他不可置信地转过身,毫无预兆地被一拳挥在地上。








  二宫双手叉腰,气哄哄地道:「你这小子竟然一星期没回家,翅膀硬了当我透明了是不是?!」








  松本捂着肿起来的半张脸,惊疑不定道:「你……不是去打工了吗?」








  小尖嗓嚷道:「为了守在这里等你回来,我已经请了一星期的假了!我这一个星期都没有收入!」








  松本道:「你不生气吗?因为……我亲了你……」








  二宫剜了他一眼,「气!当然气!是我以前太宠你了让你无法无天——你亲完我又自己跑掉是几个意思?不把话说清楚就玩失踪,这样会让我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你知道吗?!」








  松本大概是被他打懵了,没能理解到这段话里头呼之欲出的情意,只隐隐察觉希望或许是存在的。








  「我喜欢你!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!」松本表白道,「那你喜欢我吗?」








  「……笨蛋,」二宫一把扯过松本衣领,泄愤似的吻了下去,「早就是两情相悦了。」








  松本揽过趴在床上的二宫,在光裸的肩头吮出一个吻痕,他看着自己的杰作痴笑了一会,忽的想起了什么,便开口问道:「你那个女朋友怎么了?」








  「唔……」二宫忍着腰后的不适,艰难地扭头与松本说道,「在你离家出走的第二天我们就分手了……嘶——痛!你帮我向店长请假,就说我重感冒起不了床。」








  趁松本离开房间到客厅打电话的间隙,二宫给小栗旬发了封邮件:








  『计划成功!谢谢你帮忙啦,下次请你吃文字烧!』








  嘛,虽然最后在床上的姿势不太对。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   END 




第一次写末子,希望不会太糟糕














桜翔次郎MiKi:

#大野智1126生日快乐#

花よりサトシ❤愿小可爱天天开心

p1原图 后2p 桌壁尺寸1440x900、1920x1080

写写写~这学期最后一天上课,有点恍惚啊!好快!后天开始考试了呢

努力写写写!今天的便签萌萌的啊~看大家抢mt的新春企划

偷懒啦~一边听besteve的推送,一边拍拍拍~

争取每天都po 好讨厌别人乱发脾气,诶。。。

第一po虽然去年入坑的,不过找了好久风格也没确定下来,写着玩玩啦,写给自己~15年第一篇能看的,新年的太惨不忍睹了。。。